堇鲤

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若使当年身便死,千古忠佞有谁知。

还有人质疑桃儿会六百多段(单口,对口,评书,京平邦曲各类曲艺加一块儿)这个节目单是蛮壮观了,截下来也是想按图索骥

可惜在相声有新人正式节目里这段剪了,这段古彩戏法,白沙撒字还是挺精彩的,底下的文字是截图自桃儿的自传,正好讲这个,就拼接一起了,B站有个全的,从表演到点评,后面选手撒字时老郭给配的太平歌词,我把链接放评论里,感兴趣的朋友们可以看一看。

传承这个手艺的小伙子叫秦艺桐,也是我们天津的,现在天津的相声小园子里还有古彩戏法这样的表演。如果没有人去学去练去口口相传,很多手艺也就成为一段历史了。



正主翻牌啦😚感受到了来自小白的温暖。其实好想站他和孟孟的邪教,记得有一个采访,孟孟说了当时一次就考进德云社是因为小白在现场提前告诉他要准备哪些项目了,非常暖心的东北老乡啊,之后的私交也很好,对不起小先生了,先让他绿一会儿😂

画一张喂大鹅的小白。就喜欢他贱嗖嗖的风格,在相声有新人台下小白笑起来有如慈祥的老母,在孟孟出场观众掌声雷动时,自豪地说,看,这都是他的观众。翻翻小白的微博,感受到了他和东北小老弟孟孟私交不错。

因为最近入了良堂小坑德云社大坑,看📖的方向都转向戏曲,曲艺这边了,这本还挺好的,深入浅出地讲了很多戏曲的知识和历史。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距离能看出门道还很远,但是至少想认真地看看热闹,知道我们角儿唱的好在哪儿,拿嘴打家伙为什么用这些字儿,不同的字对应的是哪些乐器,用的什么唱腔,什么曲牌,科班又是怎么建起来的和投师学艺与以班带班有什么不一样。宋词元曲之前看书比较多,但是空余字句,不知音律,现在发现一部分还好好活在戏曲里活在各地民间小调里,这挺好的。现在看见三弦就想起来小先生。

安利这部相声剧,是讲相声艺人从清末到上世纪八十年代这段历史的,非常有味道,排的很用心。底下观众有的是真没素质,起哄轰演员,老郭发火了,点出来就几个人带节奏。怕不是同行...


小白唱诵出来的卖菜吆喝声真好听,孟孟的角色有一个是清末被衙门欺负的小老百姓,里外里被打了两次,孟孟好适合被欺负得哭唧唧的角色😂还有一个就是HongWei兵,还领舞了大秧歌2333


差不多这个时段坐底下那帮流氓就起哄起的越来越厉害了,都什么玩意儿。


现在这个阵容的相声剧是很难看到了,哎。


链接放评论里了





看图说话(今日的良堂沙雕)

小先生指着孟孟爆出的艳照:你给你爷们儿好好解释解释这是又出去怎么浪了。

孟孟:你说什么呢小哥哥,我这不是早从了(周九)良了么,眼里心里早没别人啦

小先生:我看你就是欠收拾,说罢弹三弦的修长手指握紧了黑檀木戒尺。

孟孟:你,你翻旧账,还想家暴我,你这是丧良心!嘎(刹车哭)







做了孟哥的表情包,总感觉,这个系列可以做很多啊,毕竟我们孟孟是颜艺帝😂

赶不上中秋,还能赶上国庆,祝大家节日快乐呀😘🎊🌷最近沉迷孟孟不能自拔,走马路上听见刹车声音和大鹅叫都能想起来他😂刚刚看了半天他跳舞的合集,真灵活,又骚气又可爱。

一比赛,孟孟连耳钉都不敢带了,也不敢可劲儿浪了😂

一篇堂主被训诫的SP文

一篇堂主被训诫的SP文


敬告⚠️:不明白训诫,spank啥意思的可以先百度一下。不上升真人!都是我编的,没有的事!不喜勿入,拒撕😂




孟鹤堂,真的是太妖孽了,不搞不是人。




灵感来自孟孟小哭包说师兄从来不欺负师弟,一边说自己身上没有伤一边撩大褂那段......




时间上假设孟孟挨打是这场演出(岳云鹏专场里的垫场节目《德云异事》)之前一天。




正文:


打开手机看看点儿,周九良一个人在屋里总觉得心里有点七上八下的,明天就演出了,虽然他们俩只是给师兄们专场做垫场演出,但是依照孟鹤堂以往的习惯,肯定还是要把滚熟的段子都再砸瓷实一遍才能安心,快到睡觉的点儿了还不见人多少是不寻常的,电话打了几个也不接。


正在周九良打算穿齐衣服出去找找的时候,孟鹤堂回来了,走路姿势一瘸一拐的,眼睛还红通通的,像是刚哭过。


这怎么了这是?周九良忙上前扶,孟鹤堂挪到床边就一头扎进床褥里不吭声,缓了几分钟,闷闷地对周九良说:你包里带药了么,就是我经常敷的那个。


周九良多少明白怎么回事了。去拿了药回来,小心翼翼地把孟鹤堂紧身的黑色牛仔裤脱下,孟鹤堂勉强欠起身配合,努力不痛呼出声,毕竟是面对小自己六岁的师弟,还是要要点脸的。


待把孟鹤堂衣物除去,周九良觉得打心里升腾出一股怒火,烧的他手脚都发凉,周身的血液都直往头上撞“这是谁干的?”




只见一条条皮带抽出的肿痕横贯孟鹤堂臀腿,满目青紫,没一块儿好肉,严重的地方甚至破皮流血。




“周宝宝,别问了,咱们赶紧上药,然后对词儿,抓紧睡几个小时,明天还有这么大一场演出要盯呢,不能砸咱们手里。”




周九良只好叹一口气,不再问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帮孟鹤堂弄了,本来这事儿是瞒着他的,结果有一次孟哥说师傅打篮球那个包袱,台太滑了,一个不稳就仰面摔台上,当时孟鹤堂疼的脸色都变了,后半程强忍着撑下来的,一到后台休息室的沙发就趴了,周九良不放心,想着送他去医院看看,孟鹤堂说不用,送他回家就行,送到家之后,周九良还是没敢马上走,借着说给他做完饭再走多待了一阵子,等饭熟了端床边就觉得他孟哥脸色不对,苍白的脸上泛着病态的红晕,人昏昏沉沉的,一摸额头,果然是发烧了。


孟鹤堂之前也没什么感冒症状,唯一受到的伤害是摔了那一跤,周九良记得扭伤会导致发烧,不知道孟哥到底伤到哪儿了就把他外裤褪下来,结果当时就惊到了他,孟鹤堂两瓣臀肉上纵横交错着藤条抽打出的伤痕,有些伤口已经结痂有些则开始红肿发炎。


转天孟鹤堂醒来,发现周九良在沙发上凑合了一夜,自己身上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烧也褪了。孟鹤堂的心情很复杂,一方面很感激这个平时看着冷淡和疏离的小师弟对自己的照顾和体贴,一方面这件事本来他是不想让任何人知道的,孟鹤堂的心很高,从家乡跑出来想混出个远大前程那天起,他就什么苦都肯吃了,只要能在社里站稳脚跟,将来混成角儿,这些疼不算什么。




上药揉伤也是很疼的,孟鹤堂为了转移注意力开始在心里背起了贯口。纤长的手指死死攥着枕头的边。


周九良尽量放轻力道,“先生,你要是想喊想哭都行,这么憋着不是更难受”


“嗨,没事儿,这回不算重,睡一觉明天又能跑能跳了,你孟哥没那么脆,啊”


在台上,孟鹤堂是出了名的泪窝子浅,眼泪酝酿一下,几秒钟就能到达战场,收放自如,实际上私底下,孟鹤堂是个很能扛的男人,脏活累活抢着干,面对已经成名成腕儿的师兄们的刁难,从来都是笑脸相迎,好像比那泥人还没气性,他比不得从小坐科的儿徒,比不得早早入社的师兄,更比不得沾亲带故的皇亲国戚,他只有他自己。




转天的演出,两个人都打起来十二分精神,配合的很默契,包袱抖得也很响,观众们的笑声和叫好声连连不断,待到下场时,两个人不约而同都舒了一口气。


在开场不久,先生一边带着哭腔说自己身上没伤一边要撩自己大褂那段,周九良心里疼的狠狠一抽,但这是在演出,他能做的只有把包袱翻响,才是对的起先生。


事情往往就是这样荒诞,不能宣之于口的事情可以摆在台上当包袱甩。


没人相信这是真的。


下了台,孟鹤堂一直绷着的精神头儿就绷不住了,和周九良草草收拾了一下就回了家,刚刚在台上又跳又唱的折腾,现在放松下来便觉出疼来,另一边周九良也做好了重新给先生敷药的准备。


等折腾完,孟鹤堂已经迷迷糊糊地睡着了,几绺碎发被冷汗沾湿在额头上,看起来乖觉的不得了。周九良轻轻在孟鹤堂额上印上一吻:先生,您好好睡一觉吧,以后我都会守在您身边,不离不弃。




补充:再重申一遍,只是一个为了搞孟孟写的故事,不上升任何真人,师兄们还是很疼孟孟的,之前苗阜发微博拿孟孟在小剧场笑剧里反串的片段攻击孟孟,烧饼和栾云平在微博上一唱一和怼苗阜,给小师弟孟孟出气,很有爱啊。

终于让我找到那个堂主齐逼,不是,齐叼小短裙的视频了,链接见评论